黎平门户网
国际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内容付费后,微信内容生态将会迎来怎样的变化?

从这个意义上说,微信内容生态有一个“支付基因”。然而,人们并没有在“羊毛出在狗身上,鸡付钱”的自由思想下形成为信息付费的习惯。

现在,经过“知识支付浪潮”的洗礼,用户不再抗拒为高质量的内容付费。即使在信息洪流中,支付本身也已成为快速检索高质量内容的一种方式。

james gleick曾在《信息简史》中提到,有各种策略来处理信息过剩,但归根结底,它基本上可以分为两类:过滤或搜索。对于需要获取价值信息的人来说,支付本身实际上是价值信息的过滤器。

那么,微内容支付的在线提供商微信将来会完全进入知识支付领域吗?不。

在互联网江湖团队看来,在线付费内容微信更多的是通过对高质量内容作者的“现金奖励”来加强与高质量内容创作者的关系。另一方面,用户可以通过“付费过滤”快速获取高质量的价值信息,加强微信内容生态的优化。

此外,知识支付不等于“教育支付”。事实上,“教育支付”是一项已经被商业证明并且一直存在的业务。然而,真正的知识支付实际上更加纯粹,也就是说,用户通过支付兴趣和爱好等“非功利”因素来获取价值信息。因此,真正的知识支付市场必然很小,而不仅仅是必需的。

客观上,支付功能可能会导致一些付费购买头部知识的内容创作者回到微信内容生态,但知识支付并不是微信的焦点。毕竟,微信不是一种追逐风口的产品,知识支付已经像风口一样逐渐降温。

微信的内容生态双刃剑

订阅号码支付为内容创作者提供了直接的现金流渠道,但这种现金流对长尾内容创作者来说实际上并不容易。订阅号提供了更多的信息获取,而知识获取只是小菜一碟。毕竟,对于大多数订阅号码内容的消费者来说,很少有人通过订阅号码阅读积极获取知识增量。人们打开订阅号码的动机更多的是出于对消费信息的需求。

其次,人们大多被动地接受信息:更多的人习惯于在朋友圈里阅读文章,而不是主动打开订阅号码来获取有价值的信息。推荐算法和信息流技术的应用也迎合了这种受众习惯。因此,对于长尾观众来说,付费可能会增加被动接受的成本。

阅读需求的分散导致创造性内容的分散,人们可能倾向于为深度阅读付费。然而,作为一个重要的零散阅读场景,微信订阅号深度阅读的效果仍然未知。此外,微信之前已经推出了“奖励”功能,奖励本身实际上是一种支付高质量内容的方式。因此,订购游行编号的付款似乎存在功能冗余。

付费阅读需要面对的另一个问题是“盗版黑色产品”的问题。从目前的灰度测试功能来看,微信没有对付费文章施加截屏限制,导致付费内容不受任何限制容易滋生网上黑色产品的事实。这不仅是微信引入付费阅读后需要面对的问题,也是所有付费内容创作者面临的真正问题。

事实上,微信付费阅读将对微信内容生态产生深远影响,这种影响也是双向的。可以肯定的是,在线阅读支付将加剧微信内容生态的“28效应”。标题内容可以通过知识产权和高质量的干货内容直接兑现,而中长尾内容创作者由于失去读者的压力,很难选择直接兑现。

张小龙曾经说过:“在一个人人都能创造的时代,我们希望长尾小号有自己的生存空间。在头上支付高级内容或多或少会导致一些用户的注意力回到长尾上,但这种回报仍然有限。

根据互联网江湖团队(VIPIT1),微信内容制作可分为两类,一类是纯流量内容,另一类是价值内容。前者的核心价值在于巨大流量带来的实现可能性,而后者价值中的流量属性相对弱化

以一个本地头生命数为例,虽然它有巨大的流量,但事实上,内容生产者更像是信息提供者而不是有价值内容的生产者,因此它更适合于流量的二次实现。在价值实现方面,垂直产业的深度数量相对较弱,但内容更加垂直,内容价值相对较高。

从支付的角度来看,纯流量内容自然不适合内容支付,但更适合二次现金流。事实上,高价值内容创造者并不缺乏现金流渠道,从三个表的检验来看,直接现金流的效率可能不会高于二级现金流的效率。这里需要解释的是,价值内容有时会是“自携式流量”,但这种自携式流量的价值内容相对较少。

真正缺乏现金的是长尾理论的创造者。然而,通过认购和支付来拓展现金流渠道,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长尾理论(Long Tail)的内容在现金流上比较薄弱的事实。这就像微信给内容企业家一个“屠龙秘密”,但实际上没有屠龙。

因此,付费订阅对于主要内容创作者和垂直行业内容创作者来说似乎都有点“鸡肋”。这也可能是微信在“三年内部测试”后不再进行灰度测试并支付阅读订阅号码的原因。

付费阅读后,微信“短款内容”的新可能性

在今年的微信公开课上,张小龙提到微信的“短款内容”除了表达对公共平台的“遗憾”之外,还会与大家见面。如果付费阅读是微信内容生态“转型”的一个小小尝试,那么微信内容生态未来应该会有越来越明显的变化。

内容争议的背后是交通争议。交通纠纷的实质是大量信息内容争夺用户有限的注意力。

微信的关注“两难”在于这样一个事实:诸如颤抖和快手这样的短视频吸引了用户的注意力,并挤压了本已罕见的关注。在这种背景下,“短内容”已经成为微信内容生态面对现实变化的对策。内容可以是文本图像、声音和视频的形式。也许有一天,微信内容生态会增加短片,没人会感到惊讶。

另一方面,微信在“变化”上有一定的“滞后”,这从根本上是由具有强大社会联系的商业生态结构作为商业逻辑的最低层次决定的,也是由亿万微信用户的社会和内容获取体验决定的。

以苹果为例。由于对旗舰iphone的依赖,新款iphone在技术应用方面也落后了,比如全屏应用和5G技术承载。与不太复杂的创新技术相比,苹果更喜欢应用已经在市场上验证过的新技术来获得产品稳定性。

微信是一样的。腾讯游戏业务和广告业务的基础和障碍归根结底是以微信和QQ为底层的强大社会关系链。因此,腾讯对强大社交产品的依赖并不比苹果对iphone的依赖弱。因此,无论是用户还是腾讯的整个商业生态系统,微信的每一个变化都必须仔细考虑,也可能带来重大而深远的影响。

从微信的“进化历史”来看,支付功能、公共平台和小程序是微信产品进化的三个节点。随着支付功能的增加,微信已经从一个社交工具演变为一个社交支付平台。在此基础上,公共平台的诞生使得微信再次演变为内容平台,为自我媒体的成长创造了肥沃的土壤。小程序的诞生使微信成为一个整合社交、支付、内容和服务的“超级平台”。那么,微信的下一个进化节点在哪里?非常令人兴奋。

微信制作简短内容。目前,实现它的方法是通过一个小程序。第二种方法是平衡高质量的图形内容和视频内容,同时根据订购游行编号的信息流增加视频权重。或许可以说,微信将使用小程序来探索短片的可能性。目前,腾讯已经组建了一家拥有快速通道的公司,未来不排除进一步合作。

然而,可以肯定的是,微信内容生态的变化,无论是短片、图片还是短信,最终都在为

从战略的角度来看,微信很可能在下一步通过不断改进小应用程序来触及用户。在内容方面,通过搜索功能的算法优化,达到用户内容的深度和广度将不断增加。与此同时,搜索将陷入小程序,以缩短转换路径,提高信息和服务的链接效率。无论是为订购游行编号付费还是人们期望的“简短内容”,最终的服务都是基于小项目的服务供应。

从互联网江湖团队的角度来看,微信经历了很长一段成长时期,正进入成熟期的后半期。在诸如颤抖和快手等短视频的“流量影响”下,微信可能不必担心活跃性和流量。毕竟,颤抖和快手都不会触及基于熟人链的紧密联系的社会核心。

微信可能更关心信息转化为服务的效率,而不是用户的活动。毕竟,在强大的社会属性下,信息直接带来的收入是有上限的。限制微信商业化的不是流量,而是社交互动与商业化之间的悖论:过度商业化必然会伤害用户体验,而成熟产品需要进一步商业化。因此,对于微信来说,服务商业化的可能性更大。

结论

张小龙曾经说过,微信是用户“用完就走,下次再来”的“工具产品”,工具产品的核心是服务。从这个意义上说,也许“社交是微信,微信是服务”是张小龙想要实现的“工具型”微信的最终目标。

至于是否支付游行号码的订阅费,这既不是关键,也不是重要。毕竟,除了互联网内部人士之外,有多少读者真的会在意什么时候注意力不够?

来源:互联网江湖重返搜狐查看更多



黎平门户网 版权所有© www.burgers-online.com 技术支持:黎平门户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