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平门户网
国内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白皮书:近千万留守儿童一年到头难见父母,最怨恨被父母忽视

2015年4月,甘肃陇南。晚上,两个完成工作的留守儿童在田野里休息,看着远处。他们的父母去城里工作,每年回来一次。

说起处理留守儿童,刘心玉被一次非常偶然的经历深深打动。他是北京“上学路上”公益宣传中心的主任。2013年5月,他去贵州省黎平县参加公益活动。他在那里遇到了一个健谈的男孩,甚至说了很多话。然而,当男孩的房子正在升温和聊天时,情况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刘新宇问这个男孩多久没见父母了。男孩犹豫了一下,周围很多人都在场,但他还是忍不住哭了起来。“看到这样一个孩子出现在你面前,最初的设置是,即使有点圆滑,但当被问到这个问题时,他还是被击中了。”刘新宇告诉记者。

他后来意识到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更善于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这也是北京师范大学李亦非教授在2018 《中国留守儿童心灵状况白皮书》大会上得出的结论。白皮书由刘新宇的《在上学的路上》和李亦非的研究团队联合发布。自2015年以来已经四年了。许多结论重塑了公众对留守儿童的习惯性理解。

白皮书显示,与父母的联系影响孩子的自我感知和评价,两者都对他们的行为和情绪有重要影响,尤其是对留守儿童。因此,有两种方法可以改善留守儿童的心理状态,一是提高父母与儿童的联系水平,二是提高儿童的自我评价。

调查持续了9个月,涉及19个省,共有11,126个样本。在这3,415名留守儿童中,约有五分之二的人每年与父母见面不超过两次,约有五分之一的人每年与父母联系不超过四次。

留守儿童问题由来已久,研究人员和媒体已经开始追踪它。根据2014年的调查数据,近50%的留守儿童在过去一年中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意外伤害。2013年至2014年,媒体揭露了192起对女童的性虐待案件,其中55.2%被抛在后面。

作为民工潮的暗流和城乡二元体制的隐痛,留守问题也受到了公众的密切关注。近年来,对留守儿童心理状态的研究深度不断提高。在许多人看来,白皮书的发布对这一援助领域的公益实践具有重要的理论指导作用。

Gift

有一个案例经常被提及。在户外工作的父母最终会回家,但是他们的孩子会跑回学校问他为什么。他以一种特别愤怒的语气说,他的父母回来了,想在买东西后买断自己。

新年期间回家给孩子买礼物对许多人来说原本是很自然的事,但调查结果与这种通常的看法不一致。如果平时没有及时有效的沟通,无论多少礼物都无法弥补父母和孩子之间的差距。经过大量的数据分析,北京师范大学教授李亦非得出结论,打更多的电话总比“看看”家里好。“理论”的支持对公益实践大有裨益。这是刘新宇多年来的个人经历。这也是“上学路上”公益宣传中心和许多公益组织的区别。刘新宇在新闻发布会上的讲话中说,没有研究,就没有公共福利。

他很早就注意到在公共福利领域总是有煽动情绪的趋势。研究使这种情绪更加强烈,这就是“上学”的好处。刘新宇表示,在李亦非研究小组的理论支持下,最初的援助计划一度被削减了一半,节省了大量不必要的开支。

《上学路上》关注留守儿童的心理状态。据统计,只有大约13%的精神关怀公益项目是在帮助留守儿童方面。起初,人们对留守儿童的关注主要集中在教育和生活保障上,但直到后来,心理问题逐渐浮出水面。

留守儿童群体最早出现在改革开放初期

这些事件产生了巨大的公众影响,也促使政府加强了对留守群体的关注。2008年,“留守儿童”首次出现在中央政府第一号文件中,该文件指出,“农民工的出口地应为留守儿童的学习、食宿和监督创造良好条件”。“2011年中央农村工作会议提到,农村留守儿童、妇女和老人问题应得到妥善解决。

2016年2月14日,国务院发布了迄今为止最高规格的文件《关于加强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的意见》,首次提出了解决农村留守儿童问题的总体思路,明确了责任部门。

2015年的一个事件改变了许多人的看法。同年6月9日,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天坎乡紫竹村张祁刚四名儿童因家中农药中毒死亡。死亡时,存折上的余额为3586元,其中786元是最低保证金。人们终于意识到,这些孩子的死亡不是由经济贫困造成的,而是由与父母长期疏远造成的心理问题造成的。

4儿童自杀引起了广泛关注,但不完善的救助机制并未产生预期效果。一周后,由《上学路上》(On the Way to School)推出的《精神健康白皮书》首次正式发布,让公众有机会进一步了解问题的核心。

“第一年的样本量其实不是很大,调查范围也很小。我们所做的是一些人口普查工作,例如地理分布和性别差异。但即便如此,我们发现了一个公众高度重视的连接问题。”刘新宇告诉记者。白皮书显示,近1000万留守儿童全年无法见到父母,近260万儿童全年无法接到父母的电话。

甘肃陇南,一个小女孩走在去学校上夜校的路上。

Mist

随着研究的深入,一些谜团逐渐浮出水面。2015年10月至2016年4月,《在上学的路上》(On the Way to School)对中国14个省份农村地区的留守儿童进行了问卷调查,并首次将调查范围扩大到城市,探索父母公司对儿童的影响。

在大量的数据面前,李亦非的团队发现一些最初的假设被推翻了,父母和孩子之间的联系没有很多人想象的那么积极。也就是说,这并不是说孩子们的心理状态良好,因为他们经常见面,经常打电话。

白皮书显示,如果父母不经常和不定期地与孩子见面或接触,每次见面或接触都会唤起孩子的希望,但每次见面或接触都不能让孩子完全满意,这对孩子的自尊心有负面影响。这种影响可以形象地称为“挑衅效应”。

“一个人最焦虑和绝望的地方不是你完全无视他,而是你离开了他。许多家长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刘新宇告诉记者。他曾经去山西看望他在当地一个村庄的家人。一个孩子的家在学校对面。他的父亲在县城卖蔬菜,而他的母亲在家。然而,孩子被母亲安排留在学校,一个月只能见他三次。

2016年9月至2017年7月,《在上学的路上》对中国20个省市进行了调查,样本总数超过14,868份。从家庭、学校和社区等多个维度对留守儿童的心理问题进行了定量研究。

李亦非团队在研究期间试图测试压力事件对留守儿童心理的影响,其中之一就是父母的死亡。然而,令研究人员惊讶的是,11.4%的父母在同一个月死亡。事实上,经过调查,发现这些留守儿童故意填错了词,暴露了他们对父母的怨恨和不满。

孩子和父母之间的疏远甚至怨恨可能会影响他们在亲密关系中的相处方式,甚至在他们与下一代的关系中再次表现出来。

出路

2018年10月,《留守儿童心理状况白皮书》发布。根据北京师范大学的李亦非教授,本次调查的样本是

“事实证明,在探索阶段没有系统的系统。现在理论体系越来越完整。主要是心理学的一些理论成果。我们用这个来验证数据。一些数据的结论超出了我们的假设。例如,留守儿童及其父亲的行为是叛逆的。”李亦非告诉记者。

在很大程度上,许多父母还没有学会如何做父母。此外,一些学校和社区没有提供完善的支持机制,亲戚、朋友和教师的角色也无法填补父母离开造成的空缺。事实上,只有通过多方的共同努力,才能建立一个全面的保护机制。

刘新宇还提到,随着城市化的深入,中国大部分地区传统的家庭结构和邻里影响力已经长期下降,大多数工作组仍然面临着既没有家庭又没有工作的困境。在这样大的背景下,公益机构仍然有很大的空间来填补留守儿童的深沟。

从2013年开始,《在上学的路上》致力于留守儿童精神支持领域的深度培养。根据心理学中的“故事疗法”和“叙事疗法”等心理学基础,开发了“故事盒”和“作文叙事”等一系列公益项目。

叙事作文写作是最近引入的一种疗法。《在上学的路上》(On to school)将作文与“叙事疗法”相结合,引导留守儿童完成专家组给出的具体话题,并在课堂上分享。通过积极表达自我和家庭,留守儿童已经完成了负面情绪的消除。“在上学的路上”团队认为,这将鼓励留守儿童建立一个心理安全岛,并“最终将孩子的反馈给父母,激活更好的家庭关系”。

与此同时,“在上学的路上”,根据李亦非团队的数据和结论,它集中了一部分努力来培训留守父母,以指导他们更好地与孩子沟通,例如,“如何给远方的孩子打电话”。刘新宇表示,尽管许多在城市工作的父母都处于流动性状态,但他们能够通过学校和企业工会等组织,在“上学途中”与留守儿童的父母保持联系。

责任编辑:WANG17

visits: times



黎平门户网 版权所有© www.burgers-online.com 技术支持:黎平门户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