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平门户网
日期归档
热点专题 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资产焦虑和产业焦虑下,中国有多少人在寒风中发抖?

这是一个焦虑的时代。

时代正在经历巨大的变化。科技日新月异。知识和财富不断贬值。在过去的十年里,大学生过剩,甚至海外归国人员也开始找工作。然而,不断上涨的房价抑制了无数年轻人的斗争,迫使每个人掌握更多的技能,以免被这个残酷的社会边缘化和淘汰。

有一种焦虑叫做“中产阶级”困境。

有一群人离开了为基本生活而努力工作的阶段,找到了一份超过平均工资的工作,拥有一栋或多栋房子、汽车、证券和其他动产和不动产。

一方面,他们是“又穷又忙的人”。他们的大部分收入来自雇佣劳动。一旦他们停止工作,他们可能会陷入困境。例如,一段时间前报道的从一栋建筑上跳下来的工程师,即使面对意外事故,如果他能提前列出他的资产收入,也可以有另一条出路,而不用付出生命的代价。

另一方面,他们也有一定的投资收入,如证券和房地产投资。投资这个赶上黄金时代的东西可以使人在短时间内致富,也可以把人拉进“负资产阶级”。例如,a股从6100股跌至1700股,70%以上的股票和基金资产已经消失。另一个例子是投资金融产品。如果所有的鸡蛋都被误放在一个篮子里,一旦平台跑了,你可能会失去所有的钱。另一个例子是投资房地产,它有更大的杠杆效应。成千上万的首付款可以利用数百万资产。一旦房价进入下行路径,损失将不是总房价的30%,而是首付款的100%或更多。这意味着他们几年甚至十多年的积蓄将被浪费掉。

所以,在投资资产的问题上,不要随波逐流,理性投资,总比没有强,毕竟不是每一项投资都会失败。

一些分析家说,所谓的中产阶级,在某种程度上,只是一只背上有着沉重外壳的蜗牛,正在生活的道路上挣扎。永远记住这个事实:在成人生活中没有一个简单的词。如果你想抵御未来的风险,你不仅应该建立自己的投资资产,还应该建立更多的轮子,这样你就可以在风暴来临之前跑得更快,藏得更深。

有一种焦虑叫做“工业焦虑”。

经济学家关庆友博士提到,“这个世界上工业变革的速度太快,我们现在跟不上。在过去的十年里,尤其是在过去的五年里,我们看到的最多的是什么?它是产业结构,产业内不同企业之间的变化非常快。大多数时候,不是我们没有努力工作,而是我们处于一个相对传统的行业,被其他新兴行业远远甩在后面,所以我们感到焦虑。”

以银行为例,数据显示:《人民日报》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底,工行柜员减少人,农行柜员减少人,建设银行柜员减少人。这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由于产业结构的调整,从2010年起,温州出现了一波民营企业倒闭潮,随后波及到东莞、泉州、深圳等制造业密集地区。封闭的企业也从包装印刷、鞋服、家具和照明扩展到高端制造领域,如智能手机。

此外,机器人时代的到来也敲响了工业经济的警钟。

在过去十年左右,郭台铭在中国大陆建了大量工厂。依靠源源不断的农民工,他已经成为富士康的一个大企业,并且已经成为最赚钱的制造企业。这家企业在中国雇佣了130万人。此外,该公司老板郭台铭还表示,他计划在未来五年内用一百万台机器人替换50%的生产线。

还有另一组数据值得一看。2015年,中国有458家机器人公司,但到2017年9月,有6666家。

这背后是什么意思?以机器人为代表的工业4.0即将到来。我们能不担心吗?

让我再给你举几个例子:当九寨沟地震发生时,机器人在书写方面比人类快。许多银行的投资顾问已经被机器人取代,投资回报比人力回报更准确。将来有多少职业会被机器人取代还不知道

随着货币贬值,各种资产都不同程度地出现了一轮泡沫。一些泡沫正在膨胀,一些泡沫已经破裂。在泡沫形成之前,有些人赚了很多钱,实现了致富的梦想,比如从房地产投机开始的“欧洲之神”。有些人在等待泡沫破裂时失去了上车的机会,比如无数在一线城市买不起房子的穷人。可以说,2015年后,股市崩盘、债务灾难和房地产受到严格控制,我们几乎经历了各种资产泡沫的破灭。

问题是资产泡沫后该怎么办?日本的房地产泡沫令人难忘。

1987年,东京房价上涨了53%。那些埋头工作的白领担心房价会继续上涨,他们负担不起。他们正忙着从银行借钱买房,从而助长了全国范围内大规模购房的势头。即使在当时的日本,也有买彩票。1988年,彩票率达到1/6200。尽管购买没有限制,但买房的难度令人吃惊。

与此同时,国际热钱的涌入加速了日本房地产泡沫的扩张。有一个笑话说,仅东京23区的地价就可以买下整个美国。高房价让普通日本人甚至更买不起房子。1990年,东京一个60平方米的小家庭花费了5000多万日元。根据当时400万日元的工资标准,许多怀有东京梦的日本年轻人在15年内都没有能力吃喝。许多日本人甚至鄙视东京人,因为他们在高房价下一无所获。然而,在1991年,噩梦来了。经过政府监管,日本房价暴跌。从1990年到2006年,日本的平均房价下跌了49.56%,基本上回到了房地产泡沫之前的1986年水平。

日本楼市经历了大幅下跌,你还敢说北上官深镇的房价不会下跌吗?因此,我们会很焦虑。

最近,一家公司也很焦虑。从今年年初到年底,这家明星公司不断受到谣言的骚扰。

在年会上,王健林宣布了万达过去一年的商业简报:其中,万达2017年总资产为7000亿元,同比下降11.5%。集团年收入为2273.7亿英镑,同比下降10.8%,净利润达到年度目标的114%,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当人们猜测万达正在加速海外发行时,万达的简报显示,其资产占国内资产的93%,外国资产的7%。

然而,持续接触万达广场销售的王健林近年来一直在推进“去国有化”和轻资产转型战略。然而,万达仍未能实现2016年设定的9000亿元的目标。王健林解释说,万达文化旅游项目和酒店资产的商业转移减少了万达集团的资产和收入。

万达在“轻资产”的道路上并不是一帆风顺的。王健林在与荣创和富力的并购案中公开披露了万达的财务信息。万达商业贷款和债券近2000亿元,万达商业账面现金1000亿元,资产转移回收现金680亿元(含旧款回收),合计约1700亿元。万达商业银行已经决定偿还大部分银行贷款。2017年12月14日,万达发表公开声明,称目前账面现金超过2000亿元,2017年收入超过2000亿元。

因此,王健林说万达在世界上永远不会有任何信用违约!万达将逐步还清所有海外计息负债,万达商业a股退市基金也有可靠的计划。与此同时,计划用两到三年时间将企业债务降至绝对安全的水平。

不知王健林的承诺能否缓解万达集团转型的焦虑?“万达”的故事可能不是一个例子。几乎所有行业,无论是传统行业还是互联网行业,都以向领先和上游集中为特征。企业就像逆水行舟;如果它不前进,它就会后退。如果你没有进入前十名或前二十名,你可能会被淘汰。甚至王健林经营的企业也是如此,他曾经在中国的r

在接下来的3-5年或5-10年,在整个金融下行周期的环境中,保持财富可能是首要目的。金融下行周期意味着整体市场利率水平上升,企业融资成本变得更加困难。我们必须做的是防范风险,生存下来,并准备好超越这个周期。

在接下来的3-5年里,赚钱会更加困难。我们不太可能再次赶上巨大的资产泡沫。赚钱最快的时代已经结束,金融回归现实世界的时代确实回来了。

另一方面,我们需要增强力量,让绝地做好反击的准备。

我们需要学习减法,抓住核心,用泡沫时代的工匠精神重新考虑我们的职业。未来,行业内的企业分化会越来越快,应该努力成为细分行业的领导者。这个过程非常残酷,这也意味着当你成为领导者时,绝大多数人都成了炮灰。关键是你能否坚持住。

这是聪明人的最佳时机。对于平庸的人来说,这是最糟糕的时刻。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youtube.com



黎平门户网 版权所有© www.burgers-online.com 技术支持:黎平门户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