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平门户网
热点专题 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一座山 一个村 一场剧 高河村的“文艺复兴”

2019,一个叫高河的村子“着火了”。同年9月6日,由导演王潮歌制作的鲁文表演剧《《只有峨眉山》》首映。以前的高河村已经变成了一个每天晚上都有演出的大型现场剧场。因为《只有峨眉山》,整个高河村都有了原来的样子,附近的村民有了另一种方式呆在家里。

俯瞰高河村。新京报记者七摄

文|新京报记者祖亦菲

编者|胡洁校对|杨

?这篇文章大约有5833个单词,阅读全文

2019大约需要12分钟。一个名叫高河的村庄“着火了”。

曾经,它是四川省峨眉山脚下最常见的山村。村民们唯一引以为豪的是它特殊的地理位置。每当乌云散去,站在村头俯瞰,你可以看到山上闪亮的金色屋顶。在

村的旁边,峨嵋河和四川干流汇合在一起。河上的铁索桥生锈了,桥边的旧木屋简单而优雅。在层层绿瓦下,有300多名四川西部的家庭成员。

尽管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路过这个村庄,但很少有人走进去。现在,高河村成了故事的主角。

2019年9月6日,由导演王潮歌制作的鲁文表演剧《只有峨眉山》首映。以前的高河村已经变成了一个每天晚上都有演出的大型现场剧场。内部是一个新颖的旅行表演,有六个空间和1000年的历史。像背着丈夫、思乡和追梦这样的故事交织在一起。村外还将上演17部庭院剧、2部广场剧和75部散曲。一些村民表现得像他们一样,重新创造他们当时的生活,让游客扮演他们的角色。

演出结束后,宁静的高河村更像一个博物馆。墙上的广告牌,客厅里的竹躺椅,院子里的米缸,房间里的旧壁炉,一砖一瓦,一草一木,还原了村民们的生活场景,也承载了村民们的回忆和乡愁。

因为《只有峨眉山》,整个高河村都有了原来的样子,附近的村民有了另一种方式呆在家里。围绕高河村建设的文化旅游一体化项目不仅促进了村民就业和峨眉山月光经济的发展,也为当地旅游业催生了一种新的文化旅游形式。

遇见高河村

夜幕降临,灯火通明,高河村的“好戏”刚刚开始。

时间可以追溯到1980年。在村子中间的一个旧院子里,杨家二兄弟正在为去深圳工作而争吵。只有一份工作清单。谁出去挣钱和旅行,谁留下来照顾父母?演员们努力工作,把问题抛给了游客。坐在院子里的小板凳上,游客也在其中,而“旁观者”的身份已经消失了。

最初,根据项目的早期规划,整个高河村将被拆除,为新剧院让路。导演王潮歌的突然闯入出人意料地改变了高河村的命运。

王潮歌多次向媒体提及她遇见高河村的场景。那是两年前的一天,深夜,她和她的团队成员仍在忙于剧院的选址。走在崎岖的山路上,手电筒只能照在脚前的一小块地方。走着走着,王潮歌的耳边响起了丁咚溪流的声音,她知道自己已经来到了河边。

在手电筒反射的光线下,隐约可见一些人蹲在岸边的大石头旁。一群村民正在河边享受夏日的炎热。他们把脚浸在凉爽的溪水中,银色的月光照耀在河上。那天晚上的月光,直射进王潮歌的心里。

她写下了高河村河边的村庄的名字。后来,她和她的朋友们继续在峨眉山上行走,选择了几个地方,这些地方仍然没有高河村留给她的那么感人。"我特别幸运能遇到那个地方。"

王潮歌立即决定不拆除它,保留了高河村,并开始在原有村庄的基础上直接重建。

进入现在的高河村,游客可以自由参观,所有的房子都是完全开放的。文本解释的一面讲述了自己的故事

在一排排青砖绿瓦的老房子中,一座红色的建筑格外引人注目。大多数游客经过时都会停下来。进入后,我意识到这不是一个完整的房子,甚至不能与“建筑”相匹配。梁、柱、砖和瓦不再存在。现有的结构由10多个钢架组成,周围缠绕着无数的红布条,模糊地勾勒出房子的原貌。

93岁的黄淑珍看着今天的“红房子”,眼里噙着泪水。《新京报》记者郑新恰拍照

这栋特别的房子叫做“红房子”,它的主人是93岁的党员黄淑珍。

2017年,“峨眉山唯一”项目登陆。据说这个项目的开发需要占用村子里的房子和土地。黄淑珍毫不犹豫地带头在村民大会上签名。

在她的推动下,80多个村民中的50个提前签了名。

黄淑珍出生于1926年。他在一个贫穷的家庭长大,靠卖竹制抽屉为生。直到新中国成立,她才拥有自己的土地。她年轻的时候,是生产队的队长和妇联的主任。她在村子里忙碌的时候总是充满热情。现在她老了,她说她不完全了解新政策,但她的想法还是和以前一样:“当国家需要的时候,我会给它。”

尽管有拆迁补偿,离开这栋已经住了70多年的老房子,并不是一个容易的情感释放方式。

这座老房子已经有200多年的历史了。老人还记得,当她17岁嫁给高河村时,她对房子的风格感到惊讶。"光是院子里就有三扇门。"她听长老们说,建造房子的时候,邀请了三个木匠,没有人看他们。他们做了他们自己的把戏,最后把它们组装在一起。结果,效果非常好。

老房子的精致也给黄淑珍的女儿刘玉萍留下了深刻印象。她告诉记者,祖父母用楠木建造他们的老房子,门窗上的雕刻一个接一个看起来很好。

虽然这份财富是珍贵的,但生活在其中,黄淑珍确实面临各种不便。搬家后生活条件的改善也是她下定决心的原因之一。

在签署合同后不久,她邀请了施工队并洗劫了整个房子。由于过于匆忙,一堆好木材最终只花了2000元。甚至在拆迁之后,成都商人也来索要价格。老人想,只有尽快给项目建设腾出空间。

不幸的是,这种仁慈做了一件坏事。拆除后仅半个月,黄淑珍就听说已经发出通知,旧房子将不被拆除。在工作人员面前,她痛哭流涕,后悔没有把房子留给乡下。

当王潮歌导演听到黄淑珍的时候,她忍不住流下了眼泪。她不仅为老人难过,也为被拆毁的老房子难过。后来,这座“红房子”建在废墟上,故事发生在中间,被刻在旁边的一面旧墙上。

2020年1月初,黄淑珍回到高河村。站在“红房子”前,她像个孩子一样开心,指着房子,告诉游客壁炉在哪里,睡在哪里。尽管人们搬走了,她的记忆仍然存在。

回到村子里去当演员

黄莉可舒针,高河村的大多数村民都搬到了城里。但是搬走后,一些人与村子的联系并没有中断。每个表演日,都会有人回到村子里。曾经,他们是面朝黄土、面朝上的农民。现在,他们已经成为舞台上的艺术家。

姚世源,一个退休的市委书记,是《只有峨眉山》工作人员雇佣的临时演员之一。

姚世源自豪地告诉记者《只有峨眉山》被分成三部分:云上、云中、云下。他参与了每个部分。在剧院的“万”人物舞台上,他和专业演员一起摆好姿势,创造了峨眉山千年历史中的各种人物。在剧院外的云景中,他漫步穿过由雾林系统创造的云海,向每个问候的游客点头微笑。在由高河村改造而成的老村子的场景中,他负责扮演1980年代的共产党书记。

在姚士元的眼里,灯光

在剧院外的“云”场景中,高河村的老支书姚士元走过乌森系统创造的云海,向每一个迎接游客的人点头微笑。《新京报》记者郑新拍摄了现场和姚士元在80年代的经历。他记得改革开放后,很多公司来村里招聘工人,年轻人一个接一个地出去打工,出现了“打工潮”。对于这段记忆,他感到亲切和怀旧。每次我表演,我总是沉浸其中,仿佛回到了那个时代。

船员们看到的是他作为证人表现出的真实感受。

除了姚士元,萧显夫也在扮演本色。

65岁的肖先锋曾经住在峨眉山。他把货物运到山上的雪魔芋工厂,把煤运到山顶的寺庙。他还记得当时上山要花很长时间,100公斤的货物要3元。那时,3元钱可以买4公斤猪肉,而且比种田赚的钱多得多。

虽然每一次抬腿都需要全力以赴,但为了养家糊口,萧现福坚持了两年,直到找到了另一个商机。

如今,肖先锋很少告诉别人他是第一个“介绍”峨眉山上流行的滑杆的人。在回来的路上,他看到一位身患疾病的老人,他想在山上拜佛,走起来非常困难。头脑灵活的萧现夫灵机一动。

到家后,他向叔叔求助,用竹子做了一套带竹椅和遮阳篷的滑竿,可以像轿子一样载着人们前进。做好工作后,他回到山上大喊大叫,这确实很受老人的欢迎。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许多像他这样的搬运工放弃搬运货物,一个接一个地举起他们的滑柱。

1987年,肖先锋通过搬起一根滑杆攒了1000多元,向亲戚借了一些钱,建了一栋6居室的大房子。后来,建筑业兴起,他搬到这个城市做了十多年的泥瓦匠。

到了韩一龙孙的年龄,肖先锋已经在《只有峨眉山》团队招聘的时候开始着手登山了。然而,这一次,他没有爬峨眉山,而是登上了一个灯火辉煌的舞台。我们谈论的不再是价格,而是国家、民族和人民的精神。

元月6日,四川省峨眉市高河村《只有峨眉山》“云上”剧场演出。《新京报》记者郑新恰切胡,作为一名当红演员,每月的基本工资为1650元。他说,虽然没有多少钱,但这种经历很少,“在这样的年纪站在舞台上很有趣。”

姚士元和肖先锋在上台前都经历了试镜。申请人以10人为一组,主任助理逐个接受评估。

49岁的罗春秀和她的丈夫都通过了考试并申请了团体表演。在村门口的告别演出中,两人将把他们的“儿子”送到深圳工作。每次我在这里玩,两个人的眼泪都会不自觉地掉下来。

罗春秀说不仅她自己,还有很多临时演员都像她一样投入。当和年轻演员一起玩时,他们也习惯于把对方当成自己的孩子。对他们来说,高河村就像一个家。

除了表演,老演员们还在村子的空地上种植了大头绿色和牛肉皮蔬菜。年轻的艺术学校学生一起养了一只流浪狗。老年人和年轻人有不同的偏好。经过匹配和组合,高河村有点生气。

虽然王已经搬出了他的老房子,但他每天早上还是得回村子里去转一转。他的任务是保证这个项目。如果有任何情况,他必须处理。如果没有什么,他只需要视察村庄。

自小住在高河村的王也接受了团体表演的采访。主任的助手问他擅长什么。他如实回答:“我能发电。我在煤矿当了28年的电工。”就这样,王没有成为的一名演员,而意外地去了他原来的工作。

虽然王已经搬出了他的老房子,但他每天早上还是得回村子里去转一转。他的任务是保证这个项目。如果有任何情况,他必须处理。如果没有什么,他只需要视察村庄。

高河村西侧入口处的一栋两层楼是王的家。1990年竣工时,这座建筑花了他一万多元。去年搬家时,一个六口之家共收到了150多万元的补偿,其中包括安置费、青苗费和房屋转让费

Operation timed out after milliseconds with 0 out of -1 bytes received

这些村子的大胆尝试,与当地的经济发展规划不谋而合。峨眉山市文旅局副局长卢翔云告诉记者,峨眉山市已经连续两年将“文旅兴市”作为政府工作的年度主题,摆在地方发展的最高位置,乐山市也已将2020年定位为“文旅产业发展年”。

“国家层面一直在提倡文旅融合,不管是机构改革,还是充分挖掘文化资源,打造特色旅游产品,都属于我们文旅融合的重要内容。”

卢翔云介绍,此前,他们推出了花海音乐节和民宿小镇。随着 《只有峨眉山》 项目落地运营,更多类型的企业被吸引过来投资。既能带动周边村民就业,又丰富了当地的文旅业态。

卢翔云告诉记者,对于旅游城市来说,游客每停留一天,就会为当地旅游行业的整体收入带来提升。作为夜间演绎项目, 《只有峨眉山》 正好做到了这一点。

作为普通市民,徐涛对峨眉山的旅游生态也有了新的认识。

她曾在峨眉山上当过十几年导游,退休之后听说 《只有峨眉山》 招群演,就第一批报了名。白天,她在家里带三个孙子,到点就把孩子丢给老伴儿,化上装去高河村。

1月10日,四川省峨眉山市高河村,群众演员徐涛饰演一名送别孩子的家长。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 摄

与游客接触之后,徐涛最大的感触是,因为 《只有峨眉山》 这部剧,很多像她一样的本地人对家乡的认识更加深刻。背夫、金顶、佛光,都不再是干巴巴的名词,而是藏着故事的家乡特色。

最早在峨眉山上做导游时,徐涛总是听到这么一句吐槽,说游客“上车睡觉,下车尿尿,回家一问啥都不知道”。她听了也觉得认同,很多景点,游客来了只能看景,留不下太多印象。

现在,徐涛觉得峨眉山的文化气息浓厚了。游客来了不光能看景,还能看剧、看村、看以前的人过着什么样的生活。作为群众演员,她原本被油盐酱醋绑牢的生活也“沾上了艺术细菌”。

在她看来,高河村已经不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村落,也不单单是实景剧场,而是所有峨眉山人的精神家园。



黎平门户网 版权所有© www.burgers-online.com 技术支持:黎平门户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