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平门户网
热点专题 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我像战士奔赴战场一样奔向武汉

Banner.net

自从在山东胸科医院工作以来,我与重症监护室有着密切的联系。在重症监护室当了10年护士长后,假期能轻松呆在家里是一种奢望,更别说春节了。

今年的春节原本计划和父母共度两天,但病毒阻止了我回家。形势严峻,所有人员都处于戒备状态,准备战斗。作为一名护士长和一名党员,我毫不犹豫地写了一封邀请函,以表明我的决心,并随时服从医院的安排!

2020年1月25日,一年的第一天早上,我像往常一样来到科室检查,给病人拜年。科里有很多病人。我从早上8: 00到下午3: 00都很忙,没有去吃午饭。离开医院来到父母家后,他狼吞虎咽地吃完午饭,对母亲说:“我去医院补班,然后再回来。别担心。”没想到,这场加时赛竟然被加到了武汉!

那天晚上,我接到副总裁刘的电话,要求我在9点前赶到机场,乘包机去武汉抢救。听到这句话,我当时头脑一片空白。尽管我随时准备开战,但我仍然对这样一个没有任何预警的紧急命令感到有点困惑。我仍然认为这是一个演习?离飞机起飞只剩下一个多小时了,回家换衣服已经太晚了。我只能向夜班护士解释然后冲出去。

机场很拥挤,也没有去机场的巴士。我不得不自己开车去机场。那时,我脑子里唯一的想法就是永远不要因为我而推迟飞机。最后,我在20:45到达机场,我的心放松了。看到我,我拿着一件外套和一个小手提包。人们问我,“你的行李在哪里?”我说:“通知很紧急。我没有时间回家去拿。我担心我会错过飞机,直接从科里过来。”

从接到湖北援助报到的通知开始,不到两个小时,我就像一个士兵一样奔赴战场。我没有犹豫,没有退缩,也没有停留片刻,因为我清楚这场战争的危险性。2003年的非典,2009年的甲型H1N1,2013年的H7N9,一路上,我经历了许多生死考验,积累了一些实际的护理经验。

面对疫情,作为一名多次参与急救医疗的护士长,我别无选择,只能回顾过去。疫情是一个秩序,责任比泰山还重。我不仅是一名白人士兵,还是一名共产主义者。

在机场等候时,我打电话给我妈妈说,“我在加班。今晚我不能回去。不要等我。”登机时,他向孙主任汇报了工作。所有这一切都在紧张有序地进行着。

2:20,飞机抵达武汉天河机场。武汉下着毛毛雨,天气寒冷。我们乘公共汽车去黄冈,那将是我们的主战场。晚上2: 30进入酒店后,我遇到了许多胸前别着山东医疗队标签的同事。那天晚上,医疗小组分成小组,建立了联络小组,并分配了第二天早上的任务。为了避免将来交叉感染,每个人都有一个房间,不采取集中用餐的形式。每个人都在自己的房间里单独吃饭。只有当我走进房间时,我才意识到因为时间紧迫,我甚至没有时间换衣服。我身上只有这个。

我一直提醒自己,此刻我是一名士兵。没有什么困难能打败我,我自己的问题只能由我自己来解决。因为衣服不好,我一整天都很忙。我浑身发冷,膝盖疼得厉害,我每天都吃一包冷颗粒,以免感冒。面对困难,我向前冲,努力工作,没有抱怨。我放弃了我的家庭,照顾了每个人。每次遇到紧急情况,我总是冲到第一线。因为,我一直记得我是一名护士长和一名党员。今天,唯一让我最担心的是我年迈的父母和我今年将要面临高考的儿子。

个人的困难不算什么。作为山东省医疗救护队湖北总队的副队长,我最大的困难是在新的环境下改造临时医院。

Connection timed out after milliseconds



黎平门户网 版权所有© www.burgers-online.com 技术支持:黎平门户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