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平门户网
热点专题 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1979年苏联入侵阿富汗,为什么与美国干预伊朗革命失败有关系?

Operation timed out after milliseconds with 0 out of -1 bytes received

拉赫曼和随后的统治者找到了一个解决阿富汗问题的办法,以中立的姿态维持大国之间的权力平衡。

查希尔沙阿,阿富汗最后一任国王,从1933年到1973年统治阿富汗。

查希尔国王在头20年最大的成就是没有让阿富汗卷入第二次世界大战。20世纪30年代,查希尔领导阿富汗逐步从传统的自给自足的农业和畜牧业经济发展为工业和农业经济。然而,二战爆发后,轴心国积极敦促阿富汗参加战争。德国部长威胁查希尔说,只要他骚扰印度西北边境,德国愿意帮助阿富汗复兴杜兰尼帝国。一些阿富汗民族主义者还认为,从英国和印度收复失地的机会已经到来。然而,查希尔仍然无动于衷。1940年8月17日,他发布了一项法令,宣布他将在战争中保持中立,成功地扞卫了国家的独立,不受外国军队的侵犯。1942年6月,美国在阿富汗正式开设大使馆,以改善盟军在中东的战略地位。

在查希尔统治期间,阿富汗的国际地位和威望大大提高。查希尔访问了美国、苏联、德国、法国、中国、印度等许多国家,积极寻求与各国发展友好关系和多样化的经济援助来源。他把喀布尔发展成“东方的小巴黎”。1963年,查希尔国王和他的妻子第一次访问美国,1964年访问中国。

1957年1月,周恩来和国王穆罕默德查希尔沙赫

查希尔在访问阿富汗期间对中国非常友好。在他执政期间,他于1955年1月20日与中国建立了正式外交关系。1960年8月,它与中国签署了《关于“A”国的局势》。1963年11月22日,中国和阿尔巴尼亚在北京签署了边界条约。1964年,查希尔访华期间,与中国老一辈领导人结下了深厚友谊。他送给周恩来总理一把镶有蓝宝石的漂亮银凿子,镶嵌在一个四条腿的椭圆形盒子里。

2005年,时任中国外交部长的李肇星在访问阿富汗期间特别访问了查希尔。那时,老?跏掷锬米拍钪椋浼饧獾模劬γ髁痢K毓肆俗约旱闹泄幸约坝朊蠖⒅芏骼础⒘跎倨妗⒊乱愕戎泄斓既说拿芮泄叵怠?

查希尔遗憾地说,中国是一个大国,阿富汗是一个小国,但中国从未欺负过阿富汗。阿富汗人民一直与中国人民保持着深厚的友谊,视中国为最友好的邻居和最可靠的朋友。他还表示希望有机会再次访问中国。不幸的是,随着老国王于2007年7月23日去世,他的愿望无法实现。

CARE海外美国童子军(阿富汗童子军协会)在20世纪50年代。

苏联、美国和阿富汗之间的关系从1950年代到1970年代

在整个1950年代和1970年代,阿富汗巧妙地扮演了大国缓冲区的角色,成功地避免了与任何大国形成军事联盟或冲突。

在20世纪50年代和70年代,喀布尔分别从美国和苏联获得了超过10亿美元的军事援助。

美国和苏联都修建了连接阿富汗主要城市的道路。苏联开垦农田,美国修建水利。成千上万的阿富汗军官在苏联军事学院学习,而另外数百人正在美国接受培训。

20世纪50年代,美国和阿富汗的接触增加了,特别是在1953年至1959年的古巴革命期间。

虽然苏联支持古巴的菲德尔卡斯特罗,但美国的战略目标是阿富汗。这主要是为了对抗苏联势力的扩张和苏联势力进入南亚,尤其是波斯湾。

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1959年12月9日对阿富汗的国事访问

艾森豪威尔总统1959年12月对阿富汗的国事访问,会见他的领导人。

1963阿富汗国王查希尔沙阿和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

1963阿富汗国王查希尔沙阿对美国进行了特别国事访问,约翰肯尼迪总统接见了他。阿富汗国王查希尔沙阿和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在阿波罗10号宇航员托马斯斯塔福德和尤金塞尔南的陪同下访问了喀布尔。在一个正式的晚宴上

1963阿富汗国王查希尔沙阿和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

从1962年到1979年,美国在阿富汗实施了许多援助项目,如援外社、海外美国童子军(阿富汗童子军协会)、美国国际开发署等。

从20世纪50年代到1979年,美国对外援助向阿富汗提供了超过5亿美元的贷款、赠款和剩余农产品,用于发展交通?枋⒃黾优┮瞪⒗┐蠼逃逑怠⒋碳すひ岛透纳普芾怼?

与此同时,苏联人开始觉得美国正在把阿富汗变成一个卫星国家。1965年,阿富汗成立了亲苏联的阿富汗人民民主党(PDPA)。

“阿富汗的风景”第四次和第七次世界大战期间国际形势的变化

1978年6月,苏联和伊拉克之间牢固而友好的关系开始恶化。伊拉克开始与西方世界建立友好关系,并购买法国和意大利制造的武器,尽管绝大多数仍来自苏联、华沙条约组织的盟国和中国。

1979年1月1日,中美正式建立外交关系。由于双方的共同努力,中美克服了巨大的障碍,达成了妥协。1978年12月16日,中国和美国发表声明,《中阿友好和互不侵犯 条约》。美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它的发表标志着中美之间孤立的结束和关系正常化进程的开始。1979年1月1日,《中美建交公报》生效,中美正式建立外交关系。

1979年2-3月,中越边境自卫反击。越南称之为1979年的北越边境战争或越中边境战争,这在国际上被认为是第三次印度支那战争的一部分。中国人民解放军边防部队对挑起和入侵中越边境的越南军队进行自卫反击。在苏联的支持下,越南对中国采取了敌对行动。中国采取了自卫措施,在短时间内占领了越南北部20多个重要城市和县,并在一个月内宣布从越南撤军。中国边防部队撤出越南后,双方都宣布战争胜利。这场战争使中越关系进一步恶化到最低点。

1979年2月,伊朗爆发了伊斯兰革命。伊朗革命推翻了由美国支持的伊朗国王穆罕默德礼萨巴列维领导的伊朗君主立宪制。美国随后在波斯湾和阿拉伯海部署了20艘船只,包括两艘航空母舰。美国和伊朗之间不断有战争的威胁。

1979年3月,以色列和埃及签署了美国支持的和平协议。苏联领导层认为该协议给美国带来了巨大的利益。苏联报纸称埃及和以色列是“五角大楼的宪兵”。苏联认为,该条约不仅是美国支持的前盟友埃及和以色列之间的和平协议,也是一项军事协议。

坎大哈,阿富汗

坎大哈,阿富汗

第五,20世纪70年代的苏阿关系

1973年,苏联对苏联表现出离心倾向,反对国王查希尔沙阿,暗中支持他的堂兄达乌德发动政变,企图建立一个新的亲苏政权派。执政后,达乌德开始奉行亲苏政策,并赢得了苏联的青睐。然而,道德对苏联深感失望。他是民族主义者,不是左派。他欣然接受了基辛格对阿富汗的援助。在他执政的最后几年,他甚至大幅降低了阿富汗对莫斯科的安全依赖,并试图降低人民民主党的政治影响力。

1977年4月,在多德访问苏联期间,勃列日涅夫敦促他改变疏远苏联的政策。达乌德的回答是:“阿富汗人是阿富汗的主人,外国人无权发号施令。”从莫斯科回来后,他也接受了华盛顿的邀请,并决定在1978年夏天访问美国。

不久之后,阿富汗年轻军官中的人民党武装分子发动了一场政变。坦克履带碾过总统府的台阶,冲锋枪扫过鼾声如雷的道德。

人民民主党于1978年4月27日建立了阿富汗民主共和国,由一等秘书塔拉基担任总统。新成立的阿富汗民主共和国

1978年,塔拉基政府发起了一系列改革,包括从阿富汗社会“铲除封建主义”,抵制和抵制对传统伊斯兰民法尤其是婚姻法的修改,政府暴力镇压动乱,阿富汗陷入内战状态。

1978年4月至1979年12月期间,数千名囚犯,可能多达27,000人,在臭名昭着的普勒-恰尔希监狱被处决,其中包括许多村民毛拉和领导人。阿富汗传统精英、宗教机构和知识分子的其他成员逃离了该国。

阿富汗大部分地区陷入内战的混乱。1978年10月,伊斯兰圣战组织开始在阿富汗东北部靠近巴基斯坦边境的库纳尔山谷的努里斯塔尼部落中爆发,并迅速在其他族裔群体中蔓延。

到1979年春天,28个省中有24个爆发了暴力事件。伊斯兰圣战组织甚至开始在城市中占据上风。1979年3月,阿富汗西部重要城市赫拉特爆发了大规模兵变。政府军的一个师转而反对敌人,支持伊斯梅尔汗的起义。成千上万的市民也参加了战斗。6月,哈扎拉爆发了另一场民众起义。在赫拉特的伊斯兰圣战期间,3000至5000人被打死打伤。大约100名苏联公民及其家人被杀害。

美国总统卡特

VII。1979年2月,美国驻阿富汗大使阿道夫杜布斯阿道夫杜布斯(Adolph Dubs Adolph Dubs)被塞塔米米利武装分子绑架,并在营救过程中被苏联顾问和阿富汗警方杀害。

美国驻阿富汗大使离奇死亡直接导致了阿富汗和美国关系的严重恶化。自从阿道夫杜布斯在任期间在喀布尔被杀,美国直到阿富汗战争结束后才派遣正式的外交大使到阿富汗。

美国决定援助阿富汗反政府力量伊斯兰圣战组织。20世纪70年代中期,巴基斯坦情报官员开始私下游说美国及其盟友向阿富汗的伊斯兰反政府力量提供物质援助。

1979年1月,鉴于伊朗的动荡,卡特告诉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和国务卿塞鲁斯万斯,“修复我们与巴基斯坦的关系至关重要”。

1979年3月,“中央情报局向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特别协调委员会(SCC)派出了几个与阿富汗有关的秘密行动。在3月30日的会议上,美国国防部代表沃尔特B斯洛科姆“问,在阿富汗保留伊斯兰圣战组织的反政府力量,把苏联拖入越南的泥潭,是否有任何价值?

当被要求澄清这句话时,斯诺马库斯解释道:“嗯,整个想法是,如果苏联决定批准这个焦油宝贝(阿富汗),我们有兴趣确保他们被卡住。“

1979年5月,美国官员通过巴基斯坦政府接触,秘密开始会见阿富汗伊斯兰圣战组织领导人。卡特签署了一份“总统”调查结果,“授权中央情报局花费超过50万美元”用于对圣战分子的“非致命”援助,这是一个小的开始

brzezinski后来声称“我们没有强迫俄国人介入,但我们故意增加了他们的可能性。”

根据布热津斯基的说法,他在1979年中期确信苏联会不顾美国的政策入侵阿富汗,因为卡特政府没有对苏联在非洲的扩张做出积极回应,但是支持伊斯兰圣战组织可能是阻止苏联在阿富汗以外侵略的有效途径。

勃列日涅夫和福特于1974年签署了关于《符拉迪沃斯托克盐条约》的联合公报

20世纪八七十年代美国和苏联的关系

20世纪七十年代末,苏联和美国之间达成了部分和解,这导致了缓和的趋势,因此试图通过双边谈判实现裁军。

第一轮限制战略武器会谈(英文:Strategic Arms Limitation Talks,缩写:SALT)第一阶段限制战略武器会谈从1969年11月17日开始至1972年5月结束。经过两年半的谈判,1972年5月26日,美国总统尼克松和苏联国家元首勃列日涅夫在莫斯科共同签署了《反弹道导弹条约》。萨尔蒂增进了美国和苏联之间的友好互信,对世界产生了深远的积极影响。与此同时,它签署了5年《中美建交公报》。

卡特和勃列日涅夫于6月18日在维也纳签署了《第二阶段限制战略武器条约》

第二轮谈判于1977年开始,于1979年5月结束。它也花了大约两年的谈判和谈判。1979年6月18日,美国总统卡特在维也纳与苏联国家元首勃列日涅夫签署了《美苏关于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的某些措施的临时协定》号协议。

第二阶段限制战略武器条约是美国和苏联之间第一个真正规定削减核武器的条约。不幸的是,由于两国的强烈反对,美国国会迟迟没有批准该法案。然而,美国和苏联政府都表示将遵守该条约。《第二阶段限制战略武器条约》签署六个月后,苏联入侵阿富汗,苏联在古巴的驻军暴露无遗,进一步推迟了《第二阶段限制战略武器条约》的生效。1986年,里根政府指责苏联违反合同并退出。

这个过程反映了苏联在世界上日益增长的政治影响力。1979年12月苏联对阿富汗的军事干预是为了维护那里的人民党政权,从而维护他们自己的政治地位。

20世纪九七十年代的石油危机使苏联获得了巨额外汇储备

20世纪七十年代,西方能源领域爆发了第一次石油危机。1973年10月,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为了打击以色列及其支持者,石油输出国组织的阿拉伯成员国于当年12月宣布,它们将撤回石油价格,并将原油价格从每桶3.011美元提高到10.651美元。原油价格突然上涨了两倍多,引发了二战后最严重的全球经济危机。

三年的石油危机对发达国家的经济产生了严重影响。在这场危机中,美国的工业生产下降了14%,日本下降了20%以上,所有工业化国家的经济增长都明显放缓。

20世纪70年代的石油减产和价格上涨导致了一系列负面影响,如西方国家的工业生产下降、通货膨胀上升和失业率上升。据统计,整个西方国家的经济增长率分别从1973年的5.7%下降到1974年的0.7%和1975年的-0.4%,从1978年的4.1%下降到1979年的3.2%,1980年的1.4%和1982年的-0.3%。

苏联拥有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在西伯利亚发现巨大的石油和天然气田的同时,1973年第一次石油危机、1978年11月至1979年6月的伊朗革命以及1980年的两伊战争都导致了原油产量的下降和世界石油价格的空前上涨。以20世纪70年代的石油危机为契机,苏联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出口国和食品进口国。

在高油价下,苏联通过石油出口获得了巨额外汇储备。石油和天然气出口带来的巨大硬通货收益为维持失败的苏联体系提供了决定性的财政资源。苏联的经济状况在没有任何经济改革的情况下得到了改善。它可以购买大量外国先进设备和消费品,从而确保与美国进行军备竞赛的财政基础。

10。苏联决定进攻阿富汗

10。苏联决定进攻阿富汗

鉴于阿富汗国内对伊斯兰圣战组织的反对日益增加,阿富汗政府和苏联于1978年12月签署了一项条约。阿富汗一再要求苏联在1979年春夏向阿富汗派遣军队,以提供安全并帮助打击伊斯兰圣战组织叛乱分子。

1979年3月,在赫拉特暴乱暴徒袭击苏联技术人员后,苏联政府向阿富汗军队出售了几架米-24直升机,并将该国的军事顾问人数增加到3000人。

1979年4月14日,阿富汗政府要求苏联向阿富汗派遣15至20架直升机。6月16日,苏联政府作出回应,派出一个坦克分队帮助保卫喀布尔政府,确保巴格拉姆和辛达德机场的安全。根据这一要求,苏联中校洛马金指挥的一个空降营于7月7日抵达巴格拉姆空军基地。

他们以塔拉基总统私人保镖的名义伪装成技术专家,在苏联高级军事顾问的直接指挥下,不带战斗装备到达阿富汗,并且不干涉阿富汗政治。因为当时,一些政治领导人,如Alexei kosygin和andrei gromyko反对干预。

1979年7月,t

在对塔拉基总统的最初政变和杀害之后,喀布尔的克格勃直接警告莫斯科,阿明的领导将导致“严厉的镇压,结果是将反对派激活和巩固”。

苏联成立了一个阿富汗问题特别委员会,包括克格勃主席尤里安德罗波夫,中央委员会鲍里斯波诺马廖夫和德米特里乌斯季诺夫的国防部长。

该委员会报告说,阿明正在清除他的对手,包括苏联的支持者,他对莫斯科的忠诚是有问题的,他正在寻求与巴基斯坦和可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外交关系。特别值得关注的是阿明与美国临时代办人J. Bruce Amstutz的秘密会晤,虽然阿明与美国之间没有达成任何协议,但却在克里姆林宫播下了怀疑的种子。

克格勃从其在喀布尔的特工处获得的信息提供了消除阿明的最后论据。据说,阿明的两名警卫用枕头杀死了前总统努尔穆罕默德塔拉基,而阿明本人也被怀疑是中央情报局特工。然而,后者仍然存在争议,因为阿明一再对政治顾问苏联将军瓦西里Zaplatin表示,将对抵达阿富汗的苏联各代表保持友好态度。

勃列日涅夫的官方肖像拍摄于1977年

事实上,在1979年3月塔拉基总统和苏联领导人会晤期间,苏联承诺给予政治支持并派遣军事装备和技术专家,但在塔拉基多次要求苏联直接军事干预后,苏联领导层表示坚决反对;原因是包括他们会遭到阿富汗人民的“痛恨”,干涉另一个国家的内战会给他们的对手带来宣传上的优势和胜利,而阿富汗在国际事务中的整体无足轻重。

实质上苏联意识到通过接管一个经济不景气、政府不稳定和对外人有敌意的人口的国家,苏联没什么可收获的。

然而,随着1979年5月至12月局势继续恶化,莫斯科改变了对派遣苏联军队的想法。

苏联方面觉得,如果放任阿明继续执政,阿富汗的局势迟早会变得无法收拾。

一旦阿富汗人民民主党倒台,美国人可能会展开报复。

1978年,美国已经失去了伊朗国王这个重要盟友,阿富汗也许会成为伊朗的替补,美国通过巴基斯坦支持伊斯兰圣战来控制阿富汗局势,如上种种可能,叫苏联人再也无法袖手旁观。

苏联的不少高层都觉得,应将阿富汗置于直接控制之下,就像苏联曾在1956年军事介入匈牙利局势,1968年对付捷克斯洛伐克进行干预那样。

同时,伊朗革命使伊斯兰神权政治上台,导致苏联领导人担心宗教狂热将通过阿富汗传播到苏联穆斯林中亚共和国。

以及由于美国国会未能批准SALT II条约,苏联与美国关系缓和是不可能实现的目标。

苏联进攻阿富汗

十一、苏联制定攻打阿富汗的行动计划

1979年10月,一个苏方代表团来到阿富汗进行访问。代表团由60多名高级高级将领组成。他们此行怀着一个不便透露的目的侦察阿富汗地形。据此,苏方可以作出判断,入侵阿富汗到底可不可行。侦察一圈之后,总参谋部还是难下决定。

根据苏联总参谋部编写的一份文件显示,攻打阿富汗的决定直到入侵开始前的13天才最后作出。

此时,零星的苏军部队才慢慢开拔前往塔吉克斯坦。一支8万多人的预备役部队就此集结起来,他们被称为“第四十军”,也就是苏联入侵阿富汗的主力。他们中的大多数来自苏维埃加盟共和国,他们的家乡与阿富汗接壤。如此安排,还暗含苏方高层的一番苦心。如果苏军与阿富汗人语言相通、容貌相似,那么他们一定心心相通,阿富汗的百姓应该不至于对这些不速之客特别反感吧?可是,参谋总部的将军们这次却打错了算盘。阿富汗是个多民族国家,其中又以普什图人人数最多,无论文化还是语言,普什图人甚至都不是阿富汗北部突厥人的近亲。

阿富汗喀布尔皇后宫Tajbeg,Hafizullah Amin在那里被杀,苏联第40军的总部

第四十军的指挥官名叫伊万帕夫洛夫斯基。11年前,他曾挥师进入捷克斯洛伐克,武装终止了“布拉格之春”。苏联高层对帕夫洛夫斯基寄予很高的期望,既然他在捷克斯洛伐克能取得成功,那么阿富汗应该也不在话下。两个国家似乎差不多,东欧的战略经验自然适用于阿富汗:采取雷霆手段,镇压所有敌人和潜在的异己,让坦克部队在街上巡逻几个星期,待一切恢复平静,再扶植一个亲苏政府重建秩序。苏联人的计划就是如此简单而想当然。

1979年12月下旬,第四十军在边境集结。圣诞节的前一天,一支空降兵部队在喀布尔附近的巴格拉姆空军基地着陆,军队悄无声息地进入城市,在街上呈扇形排列,城中的军事要塞与政府机关都被占领。与此同时,第四十军的工程兵先遣队正在阿姆河上搭设浮桥。跨过这条宽阔的水带,就是阿富汗的北疆。

1979年苏联士兵在喀布尔街头

1979年12月27日,桥梁终于完工,苏军的大部队正式踏上了阿富汗的领土。当时,那支部队的士兵并不知道他们真正的任务。此前他们曾经接到通知,边境地区有一股“匪徒”已经破坏了和平。因此,他们以为此行的目的地就在边境地区。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部队很快接到最新命令,要他们沿着高速公路开赴喀布尔!他们脚下的这条通衢大道,正是20年苏联赠予阿富汗的礼物。

苏联打响了进攻阿富汗的序幕,也开始了苏联帝国崩溃的节奏。



黎平门户网 版权所有© www.burgers-online.com 技术支持:黎平门户网 | 网站地图